爱游戏体育两年一届?谁在「毁掉」世界杯

2021-09-18 04:00

  2017 年,国际足联宣布从 2026 年开始,世界杯扩军至 48 支球队。这一决定在当时的世界足坛中引发了一系列的连锁反应,而接替布拉特上任不久的因凡蒂诺,也第一次向外界展示了其作为国际足联主席的改革决心。

  然而 4 年之后,一项比扩军更为重磅的改革,在近期破土而出——世界杯将改制为每两年举办一届!那么,这项令人匪夷所思的改革,究竟包含了哪些细则内容?由谁发起?未来有没有落地执行的可行性?

  时值国际比赛日,这里不仅聚集了包括中国、日本、澳大利亚等在内的 12 强赛球队,也迎来了一大批国际足联要员。根据天空体育的报道,FIFA 原定在 9 月 9 日向外界公布,世界杯改制为每两年一届的具体方案。

  然而,直到国际比赛日结束,截止到北京时间 9 月 13 日,这一提案的详细信息也并没有被公诸于世。

  其中的缘由我们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的是,将世界杯改成每两年举办一次,已经不是国际足联纸上谈兵的一个学术研究,而是因凡蒂诺这批领导班子所酝酿已久的又一重大改革。

  由此,这项方案的源起、发展过程和结论,以及所涉及的利害关系,也都变得清晰起来。在 FIFA 决心改制的背后,自然与影响力、话语权和利益分配息息相关。那么读懂这个世界足坛潜在的剧变,我们需要搞明白四个问题:

  当时,外界都认为 70 岁高龄的温格顶着如此高大上的头衔,必定只是给 FIFA 做一些务虚的工作,然而,因凡蒂诺却给这位老同志布置了两个至关重要的任务:

  对于温格而言,他并非执念于世界杯 2 年的改制方案,而是希望寻找到一个合理的、可行的问题解决方案。经过 2 年的调研,世界杯改制也从一个简单的 idea,逐渐丰满成为一个系统的提案。

  为了寻找当下国际足球发展的根源问题、以及这一提案的实操性,温格也曾咨询过索斯盖特、加里 · 莱因克尔和罗纳尔多等人,试图通过不同的利益相关方来获得最为真实的研究论据。据天空体育报道,上周的国际比赛日,包括特里、欧文在内的多名退役名宿都被邀请至多哈,以职业球员的视角探讨世界杯改制的利弊。

  目前,我们对于改制方案的细节尚未可知。但可以肯定的是,因凡蒂诺在尽可能地促成和推进这个计划,并试图让更多的 FIFA 成员参与到改制的方案中。

  早在今年 3 月,国际足联的 211 个成员协会首次对世界杯改制的可行性方案进行表决,有 166 个协会认为这一方案可以持续改进并继续探讨。据悉,虽然 FIFA 至今仍未对外公布改制细节,但根据日程安排,今年年底,221 个协会还将对 FIFA 拿出的世界杯发展方案进行表决,如果表决通过,那么从 2028 年世界杯开始,这项赛事将变为两年一届。

  当然,方案通过的前提条件不仅是解决世界杯一项赛事的改制问题,而是能够系统性地解决,由于世界杯变为两年一届而带来的所有连锁反应。

  从 FIFA 所公布的信息来看,起草世界杯改制方案的核心,是优化目前每年国际比赛日的模式,提升比赛质量、以及让更多的国家能够参与到世界杯当中,以此发展当地的足球水平。

  温格过去两年的调研中发现,目前的国际比赛日打乱了联赛各俱乐部的竞技安排,每年 7-8 个月的联赛时间被割离,缺乏真正的持续性;与此同时,国际比赛日的存在频繁激起俱乐部与各国家足协的矛盾冲突。

  此外,球员们往往因为国际比赛日而不得不在一周时间长途飞行,饱受舟车劳顿之苦,这样的结果往往造成大量的球员疲劳和伤病,并影响了国际比赛日前后联赛比赛和国家队比赛的竞技水平。

  在温格的设想中,一年里只有 1-2 个国际足联官方比赛周,并保证主流联赛有至少 7 个月的连续比赛期;不仅如此,新赛制下球员也将能够保证每年至少 25 天的休赛期。同时,以因凡蒂诺为代表的一批 FIFA 官员认为当下很多国际比赛日所进行的比赛观赏性不强,也没有太大的意义和价值,倒不如进行响应的精简。

  另一方面,4 年一届的世界杯赛制、以及各大洲轮流承办的制度,让 FIFA 感受到了世界杯在全球范围内进一步扩大影响力的阻碍。

  比如,在卡塔尔承办 2022 年世界杯后,理论上来说有意愿、有能力举办世界杯的亚洲国家(中国、沙特)就需要至少等上 16 年时间才有条件申办,如此漫长的等待对于各国和国际足联而言,显然过长。而如果改为两年一届,世界杯就能够尽最大可能满足大部分国家的承办需求,促进足球运动的全球化发展。

  因凡蒂诺在此前的采访中表示,166 个愿意继续听取世界杯改制的成员协会意味着 88% 的 FIFA 成员都对此方案表现出了积极的态度,由此可见这一方案对于很多足球发展中国家而言,是利好的。

  要知道,世界杯是 FIFA 商业化运营中最为倚重的 IP。在 FIFA 发布的 2019-22 年财务报告中显示,卡塔尔世界杯周期整个国际足联的财政收入为 46.6 亿美元,这其中世界杯相关收入占了绝大部分。相对应的,除了卡塔尔作为东道主所进行的投入,FIFA 对于世界杯的举办也预留了高达 16.9 亿美元的预算。

  由此可见,一届世界杯在 FIFA 的运营中处于绝对地位。而增加世界杯举办的频率,不仅是出于 FIFA 内部发展的考虑,更是外部环境变化所引发的变革。

  目前,FIFA 旗下的各类赛事只有世界杯这一个 IP,每隔四年才可以收割一波红利;相比之下,IOC 的奥运会和冬奥会则是每两年交替举办,让 FIFA 钦羡不已。对于国际足联而言,国际奥委会的奥运赛事,就是 FIFA 世界杯在国家资源、城市资源和资源上最大的竞争对手。

  同时,在足球世界里,FIFA 还面临欧足联 UEFA 的针锋相对。在商业化能力和赛事影响力方面,欧足联拥有 4 年一届的欧洲杯,有每年都举报的欧冠、欧联等俱乐部杯赛,显然比国际足联的运营要更有持续性和连贯性。

  因此,一方面 FIFA 在思考如何开发新的赛事,以建立更强话语权和竞争门槛——本计划今年在中国举办的改制后的世俱杯,就是一个强烈的信号;另一方面,将世界杯的举办周期缩短,逐渐提上了 FIFA 改革的日程中。

  FIFA 为世界杯改制找到了各种逻辑自洽的理由,但同样的,把这一赛事安排到两年举办一届,还有太多的 Bug 需要解决。

  首先,无论是世界杯还是奥运会,无论是体育赛事还是影视作品,其 IP 的影响力和价值取决于自身的质量和稀缺性,而改制后的世界杯,必定面临的是质量和稀缺性的下降。

  由此导致的,便是世界杯在版权销售、品牌赞助领域的价值的下降。从更长远的时间尺度来看,这对于足球在全球范围内的发展都将产生消极的影响。

  此前欧足联主席切费林就曾表示,如果世界杯改为两年一届,受到影响的将不仅是 FIFA 和赛事的价值,甚至将会进一步逐渐削弱足球在全球的影响力。与此同时,而从实操的层面来看,新制下的世界杯一旦施行,将牵一发而动全身。

  不难推测,两年一届的世界杯必定会与包括欧洲杯、美洲杯在内的各大洲际杯赛「撞车」,那么国际足联的利益和各大洲足联的利益应该如何平衡,并不是一件简单的选择题。

  欧足联对国际足联的这一改革举措反映强烈,并表示欧足联旗下的国家不会参加所谓的两年一届世界杯。无独有偶,南美足联对于 FIFA 的这一改革,也并不表示支持;而英超、德甲在内的多个职业联赛和联盟,也先后加入了这个阵营当中。

  对于这些组织和机构而言,改制后的世界杯不仅有可能影响其正常的赛事运转,更重要的是,也在无形中蚕食足球赛事的商业开发空间。

  据天空体育报道,亚足联和非洲足联表示愿意在未来进一步探讨这一提案。显然,对于很多还没举办过世界杯,或者参与过世界杯但又有能力承办世界杯的国家而言,两年一届的世界杯创造了更多的可能性。

  综合各个利益相关方的态度和意见,可以确定的是目前将世界杯缩短为两年一届的方案,大多面临的无疑是反对的声音、乃至的措施。

  在讨论这个问题之前,恐怕我们还要理清楚两个关系。首先,爱游戏体育国足打进世界杯并不等同于中国足球的竞技水平发生了质的提高;此外,中国承办世界杯并不等同于中国足球产业发展获得了系统性的成功。

  将这样的关系套入世界杯改制的语境里,结论也就不难得出。如果世界杯从 2028 年开始变成两年一届、且每届参赛队伍已扩至 48 队,那对于国足而言进军世界杯的难度显然降低了许多。

  但需要明白的是,在放宽准入门槛、增加准入频率的世界杯新政下,中国足球竞技水平的提升,就不能以打进一届世界杯作为参照和目标,而是力求在世界杯赛场上有更好的表现和成绩。

  同理,若世界杯改制,对于中国想要尽快承办世界杯也创造了更积极的条件,那么毫无疑问这是个利好的消息。但与此同时,我们需要意识到,举办一届世界杯并不是中国足球发展的一个顶峰和终点,而是一个更高的起点。中国足球事业、产业的发展,需要的是更为长期的目标和动力。

  换而言之,中国的足球发展需要参加世界杯、举办世界杯,但更需要的是脚踏实地的长远发展。无论世界杯是几年一届、有多少支参赛队伍,如果中国的足球发达到了一定的高度,那么不管这个舞台怎么变化,都会有属于我们的表演空间。

  当然,作为一名球迷感性地来看世界杯改制这件事,显然情感上是抵触和反感的——对于很多人而言,世界杯之所以充满了仪式感和重要意义,就是因为它所承载的荣誉和它所折射出的足球运动的价值。

  如果有朝一日中国再次站在世界杯的赛场上,而这项比赛已经变成两年一届的足球世界大联欢时,有些遗憾也因此变为了永恒。

下一篇:爱游戏官网9月20号中秋节国际足球赛事分享巴萨v格拉纳达莫陆军v斯巴达
上一篇:体育·国际足球)西甲综合:伯纳乌重开本泽马“戴帽” 皇马逆转塞尔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